云因公司与平章公司强强整合 全面推进出版行业信息化建设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   云章动态
  •   行业新闻
  •   专家视点
  •  
    驱动力:在奖励与惩罚已全然失效的当下,如何焕发人的热情-丹尼尔·平克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4-08 【选择字体:

    第5章 专精:把想做的事情做得越来越好

    ●在办公室里,我们服从太多,投入太少。前者让我们能够撑过白天,后者却让我们能够撑过晚上。控制带来的是服从,自主带来的则是投入。你是不是处于最兴奋、最令人满意的心流体验之中?达到心流,不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而且应该作为生活规范:为了实现专精而保持美丽的“聚精会神的神情”。它是必需品,我们需要它才能存活,它是我们灵魂的氧气。

    本章导读

    驱动力2.0需要服从,而驱动力3.0需要投入。只有投入才能带来专精,把某件重要的事做得越来越好。对专精的追求是我们第三种驱动力中非常重要、但经常隐匿起来的一部分。专精是由“心???”开始的,即当我们所面临的挑战与我们的能力恰好吻合时的最佳体验。因此,聪明的公司会在日复一日的活动中加入“金凤花任务”,也就是说那种既不是太难也不是太容易的任务。但是专精也遵循3条奇怪的规则。专精是一种心理定向:它需要一项本领,它不仅不认为我们的能力有限,还认为能力能够无限提高;专精是一种痛苦:它需要努力、坚毅以及刻意练习。专精是一条渐近线:它不可能完全实现,但正因如此,它既让人崩溃又令人着迷。

    大师在说

    你会发现一些事情能够让你得到深层的满足,而且它们对你来说非常具有挑战性,想要做这些事情的欲望能够激起最高层次的创造力,无论在艺术、科学还是商业??都是如此。

    特里萨·阿马布勒 哈佛大学教授

    在我的运动员生涯中,我的全部目标就是成为比当时的我更优秀的运动员,下个星期也好,下个月、下一年也罢。做得更好是我的目标,奖牌仅仅是达到这些目标的最终奖励。

    塞巴斯蒂安·科 两次奥运会金牌得主

    很多特质以前被认为是天分,但实际上它们是至少10年的高强度练习的结果。

    安德斯·埃里克森 著名心理学家

    挑选一个即便最平凡、最乏味的部分你也喜欢的职业,这样就能一直开心。

    威尔·修兹 数独大师

    要知道他是不是在度假,你不用看他在做什么。

    你只需要看着他的眼睛:厨师正搅拌沙拉酱,

    外科医生正划开第一道切口,办事员正填写提单,

    他们都有着同样的专注表情,仿佛忘了自己还在工作。

    他们聚精会神的神情,是一幅多么美丽的图画。

    诗人奥登

    1944年夏天的一个早晨,10岁的米哈伊·希斯赞特米哈伊站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的火车站站台上。他与母亲以及两个兄弟在一起,还有大约70位亲戚来为他们送行。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火纷飞,匈牙利这个态度模棱两可的轴心国成员,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地缘上处处受敌。为了报复匈牙利与美国和英国秘密进行和平谈判,纳粹士兵正侵占匈牙利。与此同时,苏联军队正向匈牙利首都进军。

    是时候离开了。他们一行4人上了一辆开往意大利威尼斯的火车,希斯赞特米哈伊做外交官的父亲在那里工作。火车向???南边轰轰驶去,炸弹在远方接连爆炸。子弹从火车的窗户穿过,火车上背着来福枪的士兵开火还击。这个10岁的小男孩蜷缩在座位底下,有点害怕也有点生气。

    65年后,希斯赞特米哈伊告诉我:“我那个时候突然感到,大人们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生活。”

    他所乘坐的那辆火车后来成为那几年最后一辆驶过多瑙河的火车,他们离开后不久,匈牙利的主要桥梁就在空袭中被炸毁。希斯赞特米哈伊一家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建立了广泛的社会关系,但是战争将他们的生活化为乌有。5个月后,那天早上在站台上送行的亲戚中有超过一半的人已经离开人世。希斯赞特米哈伊的一个兄弟在乌拉尔山脉做了6个月的苦工,另外一个在与苏联的交战中战死沙场。

    回想起10岁时的自己,希斯赞特米哈伊说:“这整个经历让我开始思索。一定有一种比这个更好的生活方式。”

    从服从到投入

    自主的对立面是控制。这两者位于行为指南针的两个极点,因此会把我们指向不同的目的地。控制带来的是服从,自主带来的则是投入。正是因为这个差异,I型行为的第二个要素出现了:专精,是指把想做的事情做得越来越好的欲望。

    我在第一部分解释过,驱动力2.0的目标是鼓励人们用特定的方法做特定的事情,也就是说让他们服从。要达到这个目标,没有什么比给他们一捆甜美的胡萝卜,或者时不时用大棒加???威胁更有用的了。当然,若想要自我实现,走这条路可谓希望渺茫。但是作为一条经济实惠的策略,它的存在还是有一定逻辑的。机械劳动几乎定义了整个20世纪,让人们服从通常效果不错。

    但是这是那个时候的事情了。对于定义21世纪的工作来说,这样的策略就不符合标准了,这经常让人心生悲叹。解决复杂的问题需要勤学好问的头脑,需要试验自己的新方案的意愿。驱动力2.0寻求服从,驱动力3.0寻求投入,只有投入才能带来专精。对专精的追求是第三种驱动力中被隐藏起来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想要在当今的经济体中取得成功,这一点至关重要。

    但不幸的是,尽管有“授权”这样闻起来香甜可口的词汇在公司走廊里游荡,但缺乏投入和漠视专精也许???目前办公室里最显著的特点。

    盖洛普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广泛的研究,结果表明,在美国有超过50%的员工对工作不投入,有接近20%的员工极其不投入。所有这些不投入的代价是:每年生产力损失约3000亿美元,比葡萄牙、新加坡、以色列的国内生产总值还要高。美国的情况还不是最糟糕的,相比之下,它似乎是工作中I型行为真正的栖息地。根据咨询公司麦肯锡的调查,在一些国家里只有2%~3%的劳动力对工作高度投入。

    同样重要的是,投入作为实现专精的必经之路,在我们的个人生活中也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尽管服从是有效的生存策略,但是它非常不利于个人价值的实现,要过上满意的生活不仅仅是满足控制者的需要。然而,在办公室和教室里,我们服从太多,投入太少。服从让我们能够撑过白天,但投入能让你撑过晚上。这又把我们带回了希斯赞特米哈伊的故事。

    十几岁的时候,目睹了纳粹德国的残暴行径、苏联吞并了自己的祖国,希斯赞特米哈伊厌倦了服从,开始寻求投入。这一点可以理解,但是他不会在学校找到投入。13岁的时候,他从高中退学。在接下来将近10年的时间里,为了谋生,他在西欧各个国家长长短短干过各式各样的工作。年轻时,他对“更好的生活”这个问题提出了疑问。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他阅读了能够弄到手的各种宗教和哲学读物,但所学的知识仍然无法满足他。直到后来,他无意中听到了卡尔·荣格(Carl Jung)的讲座,才听说了心理学这一领域,觉得这里或许有他一直寻找的秘密。

    因此,1956年,希斯赞???米哈伊启程去美国学习心理学,22岁的他来到了芝加哥。这个高中辍学生口袋里只有1.25美元,对英语唯一的了解来自于Pogo杂志漫画栏。他在芝加哥的匈牙利熟人帮他找了份工作,给他安排了一个栖身之处。Pogo以及他对拉丁语和德语的了解帮他通过了伊利诺伊高中的英语同等学力测试,要知道他从来没说过也从未读过英语。之后他被芝加哥的伊利诺伊大学录取,白天上课,晚上在酒店当审计员,最后在芝加哥大学心理学系完成学业,并在那里取得了博士学位,这时距离他落脚美国仅仅9年时间。

    但是,希斯赞特米哈伊拒绝在这个领域随波逐流。不久前一个春天的早晨,他告诉我,他要探索“看待生活的新方式:积极、革新、富有创造力,而不是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治疗型病态学观点”,或者B.F.斯金纳(B.F.Skinner)以及其他简单地把行为看做刺激和反应的“机械论”。他开始写有关创造力的文章,并将他引入了对游戏的研究。他对游戏的探索开启了对人类体验的全新洞察,这也让他声名远扬。

    在游戏过程中,很多人感受到了希斯赞特米哈伊所说的“自成目标体验”(autotelic experience)。这个词来自希腊语的auto(意为自己)以及telos(意为目的或目标)。在自成目标体验中,目标就是自我实现,活动本身就是奖励。希斯赞特米哈伊说,做博士论文时他观察到:画家沉迷在自己所做的事情当中,专注至极,看起来像是被催眠了一样。他还找到了被这种追求吸引的其他一些人:攀岩者、足球运动员、游泳运动员、探险者。为了弄清楚是什么让行为变成自发性的,希斯赞特米哈伊对他们进行了采访。采访结果令人崩溃:“当人们回想起他们爬山或者演奏华丽乐章的感受时,他们的说法总是老一套,没什么深刻的见解。”他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探查人们在某一时刻的感受。20世纪70年代中期,一个大胆的全新技术救了急。现在,任何一个20多岁的人听了都会觉得这实在是个可笑的馊主意:寻呼机。

    ◎I型实验

    希斯赞特米哈伊那时在芝加哥大学教书,还有自己的实验室。他别上寻呼机,让自己的研究生每天随机呼他几次。呼机一响,他就记录下自己在做什么,感受如何。在加利福尼亚州克莱蒙特研究生大学(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现在他在这所大学教书)回想当时的情景时,他说:“那实在是很有意思。你得到了如此详细的一个图谱,记录了人们过得如何。”他又以自己的实验为基础,发展出了被称做“经验取样法”(experience sampling method)的研究方法。希斯赞特米哈伊一天会随机呼叫被试者8次,让他们在小册子上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比如他们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如何描述现在的心理状态。把这7天的结果放在一起就得到了一本小书、一部迷你电影,记录着一个人一周的生活。把这些对个体的研究集合在一起,就会得到整个人类体验图书馆。

    希斯赞特米哈伊开始从这些结果中层层剥离出自成目标体验的各个层次。还有一点也许同样重要,他用一个新词代替了那个来自于希腊语的晦涩的形容词,用来描述这些处于最佳状态的时刻:心流。人们生活中最兴奋、最令人满意的体验就是他们处在心流之中的时候。这种以前不被承认的心理状态看起来神秘莫测、转瞬即逝,其实要揭开庐山真面目相当容易。在心流中,目标很明晰:你必须到达山的顶峰,把球打到网那边去,或者把黏土塑得恰到好处。反馈是即时的:山顶越来越近或者越来越远,球落到界内或界外,你做的罐子表面平整或粗糙。

    最重要的是,在心流中,一个人需要做的事情和他的能力范围完美匹配。他所追求的目标既不是太容易也不是太难,比他现在的能力范围高那么一两个级别。这能让个人身心得到延展,让努力本身成为最可口的奖励。这种平衡带来了一定程度的专注和满意,这种专注和满意轻易就会超过其他较为平常的体验。在心流中,人们深深地活在当下,感觉控制权完全在握,以至于他们对时间、地点,甚至自我感觉都消融散去。当然,这些都是自发的。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很投入。他们就像奥登诗里写的那样:“仿佛忘了自己还在工作。”

    这种心理状态也许就是火车穿越欧洲时那个10岁小男孩所寻找的。达到心流,不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而且应该作为生活规范:为了实现专精而保持美丽的“聚精会神的神情,无论你是厨师、医生还是办事员”。也许这才是答案,也许这才是生活的方式。

    货轮上的金凤花

    希斯赞特米哈伊也记不清具体是什么时候了,几年以前,他受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的邀请,去了一趟瑞士达沃斯。克劳斯·施瓦布每年在那里举行一次全球权力精英秘密会议。与他同行的还有芝加哥大学的其他三位教师:加里·贝克尔(Gary Becker)、乔治·施蒂格勒(George Stigler)以及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他们三位都是经济学家,而且都是诺贝尔奖得主。有天晚上,这五个人聚在一起吃晚餐,晚餐的最后,施瓦布问这四位学者他们觉得现代经济学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希斯赞特米哈伊说道:“让我惊讶的是,贝克尔、施蒂格勒和弗里德曼最后说了类似‘有些东西缺失了’这样的话。”尽管解释能力超凡,但经济学仍然没法对行为做出足够充分的解释,即使是单纯的商业行为也不行。

    希斯赞特米哈伊微笑着赞美了三位同事的非凡洞察力。他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创造的“心??”这个概念无法很快改变这场游戏。1990年,希斯赞特米哈伊面向大众读者,就这一问题写了第一本书,之后这一概念才得到一些关注,在商界赢得了一小部分跟随者。然而,把这一概念运用到现实机构真刀实枪的运作中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毕竟,驱动力2.0没有给“心流”这样的概念留下什么空间。这个X型的系统不反对人们对工作发起最佳挑战,但是它认为这样的瞬间只是愉悦的意外,而不是人们建功立业有所成就所必需的状态。

    然而,转变正在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发生。在这一章开始提到的有关员工不投入的数据显示,无论是在个人满意度还是在员工的健康方面,如果办公场所是个没有心流的地带,代价将会非常高昂。正因如此,一些企业正在尝试用不同的方式做事情。《快公司》杂志报道称,包括微软、巴塔哥尼亚(Patagonia???、丰田在内的很多公司都已经意识到,有利于产生心流的环境有助于人们实现专精,营造这样的环境能够帮助人们提高生产力和满意度。

    瑞典通信公司爱立信的斯蒂芬·法克(Stefan Falk)就采用了心流原则来消除公司业务部门合并所遇到的障碍。他说服管理人员分配好工作任务,这样员工就能有明确的目标,也有办法快速得到反馈。管理人员不再每年只和下属见一次面,而且见面也只是为绩效评估,他们需要坐下来与员工进行面对面的谈话,讨论他们投入的程度如何,讨论应该如何做好工作,每次90分钟,每年6次。以心流为中心的战略效果不错,于是爱立信开始在世界各地的办事处推广这一做法。在那以后,法克去了绿色货运(Green Cargo),这是瑞典的一家大型物流运输公司。法克在那里确立了一套方法培训管理人员,让他???明白心流的运作机理。然后,他要求管理人员每月与员工谈话,了解员工是工作负荷过重还是工作负荷过轻,然后调整工作量,以帮助员工找到心流。管理革新两年后,绿色货运这家美国国有企业实现了成立125年以来的首次赢利,公司高管认为其关键原因是新发现的“以心流为中心”的工作方式。

    另外,一项对美国工业界11000位科学家和工程师进行的研究发现,想进行脑力挑战的渴望越强烈,也就是说想掌握一些新东西或者有意思的东西的要求越迫切,生产力就越强。就算是花费的精力一样,由这种内部欲望激励的科学家明显比那些主要动机是金钱的科学家拥有更多专利。也就是说,由外因激励的群体与他们的I型同事工作的时间一样,工作努力程度也一样,他们只是取得的成就更少,也许??是因为他们工作时处于心流中的时间较少。

    ◎I型实验

    2006年,一位年轻的游戏设计师陈星汉,以希斯赞特米哈伊的理论为基础,完成了自己的艺术学硕士毕业论文。陈星汉认为,电子游戏应该给玩家带来典型的心流体验,但是太多游戏要求玩家投入到近乎沉迷。他想,为什么不设计一个游戏把心流的感觉带给漫不经心的玩家呢?陈星汉拿自己的毕业项目作为实验品设计出了一个游戏,玩家可以用鼠标指挥一个阿米巴原虫似的有机生物体在海洋超现实的场景中前进,这个生物体会吞下其他生物,慢慢进化成更高等的生物。在大多数游戏中,玩家升级都得遵循一条既定路线,但陈星汉允许他的玩家在他们喜欢的道路上探索前行。在其他游戏中,一旦失败游戏就结束了,但在陈星汉的游戏中,失败只会把玩家带到与他们的实力更相称的等级。

    陈星汉把这个游戏叫做《浮游世界》(Flow),它的问世引起了轰动,在线玩免费版的玩家超过了300万人次,而为Playstation设计的付费版已经有超过350000次下载,各种奖项也得了一箩筐。陈星汉凭借这个游戏创建了自己的公司:萨特游戏公司(thatgame-company),这个公司围绕着心流和《浮游世界》而建立,很快就从索尼手里赢得了3个游戏的开发合约。这只是一个由两个26岁的加利福尼亚游戏设计者经营的公司,对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来说,刚起步就能做到这些,几乎是闻所未闻的。

    绿色货运、萨特游戏公司以及雇用了专利怪人的公司一般采用两条策略,它们的那些不怎么精明的竞争对手则没有用到这些。

    首先,它们向员工提供了我所说的“金凤花任务”(goldilocks task):既不太热也不太冷、既不会过于困难也不会过于简单的挑战。工作让人崩溃的原因之一是人们必须做的事情和他们能够做的事情之间不匹配。如果他们必须做的事情超过了他们的能力范围,结果就会是焦虑。如果他们必须做的事情达不到他们的能力范围,结果就会是厌倦。事实上,希斯赞特米哈伊给他第一本有关自成目标体验的书取名为《超越焦虑与厌倦》(Beyond Boredom and Anxiety)。如果这两者相匹配,结果可能就会相当好。这就是心流的精髓所在。金凤花任务能够为我们提供一种强大的体验,仿佛居住在有序和无序之间的刀刃地带,就如画家弗里茨·朔尔德(Fritz Scholder)曾经描述的那样:“行走于意外和规则之间的绳索之上。”

    其次,它们有意激发汤姆索亚效应的积极面。回忆一下第2章,外部奖励能够把游戏变成工作。但是把这股气流换个方向——把工作变成玩乐,也是有可能的。有些工作内容不会自动带来心流涌动,但员工还是得把他们做完。因此,最精明的企业会给员工自由,让他们用自己的方式雕琢工作,让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给那些烦琐的日常工作带来一点心流。艾米·瑞斯奈斯基(Amy Wrzesniewski)和简·达顿(Jane Dutton)是商学院教授,她们对医院清洁工、护士和美发师群体身上存在的现象进行了研究。她们发现,医院的一些清洁工不是仅仅做好本职工作就万事大吉,而且会承担新???工作,从与病人聊天到给护士打下手都包括在内。这些更有意思的挑战增加了清洁工的工作满足感,激发了他们对自己技能的全新见解。他们通过重新调整自己工作内容的方方面面,让工作更像游戏,更由自己掌握。瑞斯奈斯基和达顿写道:“即使做的是那些自主性低的工作,员工也能为专精创造新领域。”

    专精的3大特别法则

    心流对专精至关重要,但是心流不见得一定会带来专精,因为这两个概念作用于不同的时间线,一个发生在当下,另一个需要数月、数年甚至数十年才会显现。你我可能明天早上就达到了心流,但是我们两个中没有人能一夜之间达到专精。

    在追寻更深层、持续时间更长的事物时,我们如何达到心流的状态呢?专精是I型行为的重要元素之一,我们在工作和生活中应该怎么做才能向专精更进一步?一些行为科学家已经就这些问题给出了初步答案。他们的发现表明,专精遵循3条有些特别的法则。

    专精是一种心理定向

    尽管我们生活里有那么多的事情,但我们脑子里想的全都是追求专精。至少,卡罗尔·德韦克发现如此。

    德韦克是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她对儿童和青年的动机与成就进行了长达40年的研究,搜集了大量有关专精的实证调查结果,这让她成了当代行为科学界的超级明星。德韦克标志性的观点是:人们的???条决定了他们的成就。我们对自己以及自身所具备的能力的信条(她称之为“自我理论”[self-theories]),决定了我们如何理解自己的经验,这可能会为我们所取得的成就划定边界。尽管她的研究大多围绕“智力”,但是她的发现对人类大多数其他能力也同样适用。第一条专精法则便由此而来:专精是一种心理定向。

    德韦克认为,人们对自己的智力水平有两种不同的观点。那些信奉“实体理论”(entity theory)的人认为,智力不过就是一个实体,它存在于我们体内,供应有限,我们无法提升。而那些支持“增量理论”(incremental theory)的人的观点则与此不同。他们相信尽管智力水平会因人而异,但如果努力,我们最终是能够让它提升的。以物理性质打个比方,增量理论者把智力看做和力量差不???的东西:想要更强壮、肌肉更发达吗?开始练举重吧。实体理论者则认为智力更像是与身高类似的东西:想要长高?你没那个机会了。如果你认定智力是一个确定的数值,那么你学业和事业上的每次遭遇都是在测量你的智商。如果你相信智力是可以提升的东西,那么这样的遭遇就会成为成长的机会。实体理论者认为,智力是需要证明的东西,而增量理论者则认为,智力是需要发展的东西。

    这两种自我理论会把人们带上两条迥异的道路。其中一条指向专精,而另一条则并非如此。就拿目标做个例子吧。德韦克说,目标可以分为两类:表现目标(performance goals)和学习目标(learning goals)。在法语课上得A是表现目标,能够说法语是学习目标。德韦克说:“两个目标都很正常也很普遍,而且都能为取得成就提供能量。”然而,只有一种目标能带来专精。在多个研究中,德韦克发现,给儿童设定表现目标,比如在考试中拿高分,对相对简单明确的问题有效,但是这通常会抑制儿童把学到的知识运用到新地方的能力。

    ◎I型实验

    在一个研究中,德韦克和同事让一群初中生学习一系列科学原理,给一半的学生设立表现目标,给另一半的学生设定学习目标。两组学生证明他们已经掌握这些内容之后,研究人员要求学生把他们所学的知识应用到一系